客服热线 9:00至22:00

4006-823-845

综合
  • 综合
  • 阳光私募

客服热线9:00至22:00

4006-823-845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阳光私募 > 私募研究 > 走访报告 > 上海泓信投资走访报告

上海泓信投资走访报告

414收藏2018-11-26鼎实财富产品部
摘要:2018年10月17日,我们实地走访了位于上海的泓信投资,与团队核心人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本文为此次实地走访记录。

访谈对象:上海泓信投资 尹克 宁雨晴 殷珊

访谈人员:鼎实财富产品部

访谈时间:2018年10月17日

鼎实财富:今年股票、债券其实都比较难赚钱,商品期货市场稍微好一点,但是泓信今年的CTA产品业绩很亮眼,为什么你们一家做债券起家的公司能把CTA做得那么好呢?

泓信:之前泓信主要是多策略产品,通过“固定收益+”模式实现高的个位数收益,后来2017年股票市场起来了,固定收益类型就不受待见了,今年我们慢慢把单策略都拆分出来做产品,让客户资金进行配置。现在的产品系列包括安盈系列(做多信用债,资金正逐步清退中)、维伽系列(期权套利)、泓筹系列(指数增强策略)和CTA产品。

在CTA策略上面,我们在原有量化CTA的基础上引入了主观期货团队,通过主观+量化的模式对策略进行了优化升级,通过不同的收益来源和风控措施的结合来获取较高的收益风险比。主观和量化团队磨合得比较好,整体产品效果还不错。

鼎实财富:泓信是一家量化起家的私募,为什么会引入主观期货团队了呢?

泓信尹克:量化CTA有个很大的苦恼是右侧交易,上涨趋势的入场点不会是在最低点,趋势结束之后出现明显回调才会离场,整体来说如果没有长期明显的趋势,性价比就不是很高,那么就需要其他策略来弥补这个系统性的问题。我们去思考趋势为什么会结束?其实对应的就是基本面的一个反转。对基本面跟踪很紧密的人在趋势结束的时候就成为拥有定价权的这批资金,来决定顶部在哪里。也就是说对基本面数据进行分析,在市场上是占据信息优势的,趋势反转的时候技术面的人会去认同基本面带来的行情和信息的扩散。

传统量化CTA会去规避基本面数据是因为对做量化的人看来分析是有一些困难。第一,基本面数据来源非常分散,不同板块不同品种可能有不同的供应商,像黑色、有色和农产品都是不同的供应商,不像量价数据拿来就可以用。第二,产业数据直接用来做统计分析,结果是不理想的,因为这些数据都需要产业逻辑的梳理和清理,这对于量化来说是比较难的。第三,从2012年到2016年无论是系统性熊市还是供给侧带来的反弹,量化CTA已经获得了不错的收益,但是策略同质化相当严重,交易非常拥挤,在2016年11月11日也爆发了很大的风险,很多商品期货从涨停打到跌停,这天很多CTA损失惨重。这暴露出传统策略的不足,门槛比较低,相关性高,波动比较大。

基本面的团队可以帮我们梳理产业逻辑,数据清洗,把这些数据变成统计模型可以用的数据,而且我们发现数据对市场预测能力还是比较强的。由于这部分做的人比较少,是个相当不拥挤的策略,在过去回测和实盘中都取得不错收益,主观团队对我们贡献很大。

鼎实财富:主观期货套利产品里面应该也有用到量化,量化对主观的贡献在哪?

泓信尹克:主观期货套利产品使用多空强弱的方式进行操作,我们的套利是逻辑上的套利,比如产业链上下游,豆粕和豆油,这部分主要是我们基本面团队去现货进行理解,寻找对子逻辑,然后由量化团队帮建立价差监控系统。我们交易对子大概是10-15对,但是监控的对子有100多对,除了市场上主流的对子,还会加上一些市场上不太关注的对子,人工是很难实现的。

量化对主观有三重帮助:第一,量化可以更为高效过滤交易机会,把注意力引导到发生异常的品种上;第二,可以更好的理解别人在做什么,想什么;第三,可以把风控提高更高的水平上,这个是最重要的,大家都是配对交易,要足够分散,但是我们可以精准计算风险,相关性,整合在一起的组合风险是多少,新的交易对组合的边际贡献是多少。如果没有一套完善的量化工具,做主观的可能不太考虑这些问题,对我们而言,交易不止要考虑交易本身,还有交易对组合的边际贡献。

鼎实财富:配对交易这种模式最早可能是永安肖国平提出来,基本面信息或者数据整合你们可能没有他们有优势。你们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泓信尹克:配对交易其实不是一个alpha范畴,属于风控范畴,用来隔离不需要的系统性风险,放大有效的风险,最终实现的夏普比率要比单边高一些。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量化和基本面的结合,其实我们主观策略很多的机会是通过量化工具来进行提示的。量化指标作为过滤器去提醒主观团队的一些交易机会,然后基本面团队再去判断这个指标是趋势还是反转,如果是基本面和技术面背离,那么就没办法交易。我们会挑选一些胜率比较高的配对交易,按照情景分析向上和向下空间的比率,尽可能的选择向下空间有限,向上空间很大的交易,胜率比较高,把高胜率低相关的交易放在一起,效果就不错,最终呈现出了整个资金曲线。

鼎实财富:从您的视角来看,量化CTA和全天候主观CTA的异同点是什么?或者说他们分别赚的是什么钱?

泓信尹克:两者共同点在于都是用主观的信息和量化的方式来进行操作,不同点在于他们的投资决策出发点是不一样的。对量化CTA而言,虽然用了很多基本面逻辑来清理数据和逻辑,但是投资决策都是由模型发出,最终的决策者是电脑。对于主观CTA来说,交易机会的跟踪、筛选和风控都是使用量化工具,但是决策是由人来发出去,这就造成两者的收益来源不尽相同,但是恰恰对应整个商品期货市场收益来源的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每个商品品种本身对应的收益,对于主观来说更容易去捕抓,第二部分就是整个市场系统性的收益,这种系统性的收益对量化来说比较容易捕抓,其实和股票的主观投资和量化选股一样。量化CTA赚得系统性偏差带来的收益,相对的主观CTA赚的是单个品种定价非效率性带来的收益,这两者是很大区别的,又恰恰形成互补。

鼎实财富:当你做得好的时候,市场就会出现跟你们策略一样的,资金量涌入会摊薄优势,泓信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呢?

泓信尹克:交易拥挤永远都是一个话题。其实我觉得从方法论上,大家的理念是一样的,要风险分散,要考虑每笔交易的收益风险比,但是如果要精准的做一个体系,那是不容易的。比如我们自主开放的风控系统、自管系统,这个花了我们四年的时间,数据整理清洁也花了我们一年半的时间。再到公司运营,我们不仅仅是物质激励还有人文关怀,对于有突出贡献的员工,有股权激励,我们是一个愿意分享的平台。即使我们有研究员离职,对于基本面数据的把握和对量化模型使用到的机器学习的算法,这个不是那么轻易模仿和超越的,我们的壁垒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从来不害怕把我们的理念讲出来。

鼎实财富:泓信宏观对冲1号在17年底有一个回撤,当时是做空钢厂利润导致的回撤吗?

泓信尹克:不是。那是一堂很宝贵的课。当时是在做黑色的正套,做多螺纹1801,做空1805。逻辑上比较简单,统计上螺纹正套大概在150左右,统计上比较便宜,而且当时环保要加码,利好冬季螺纹,而五月份的时候环保放松,限产会放开,利空五月螺纹,不管是统计上还是基本面上都是个不错的交易,而且风险不大。无论如何一月到五月都是贴水,而且历史数据显示最少贴水100块,当时考虑价格向下50块钱,向上150块钱肯定是会有的,就做了这笔交易,同时对铁矿也做了类似的交易,头寸也做得比较大,结果市场走势完全不理性,螺纹正套从150打到负50,从各个角度都无法解释。这样特别块的价格变动出发了我们止损机制,而且是全部止损,回撤比较大。再后来,正套从负50打到了正500。

经过这个事情,我们每一笔交易仓位都设置了绝对上限值,不管这笔交易有多大的吸引力。以前我们控制的是整个组合的风险,现在我们还控制每一笔交易的波动,使用波动率来计算仓位的上线。

鼎实财富:能介绍一下泓信的投研团队吗?

泓信:我们是量化起家,尹克总带领的量化团队一直都在,杨纬华和尹总是北京大学的师兄弟。杨纬华在北京大学数学系本硕毕业之后就去了尹总之前在的美国对冲基金Pine River,我们的核心投研都是从那边过来的,杨纬华2014年3月份就在公司担任量化策略投资总监,负责量化策略团队搭建。

负责主观策略的基金经理张博是2016年底加入,他之前在瑞银做卖方研究,后来去了混沌做港股,再后来去了保银做大宗商品,实盘操作7到8年,整个背景比较偏宏观,在大宗商品黑色、化工和有色领域相对有一些资源,农产品相对弱一些。之前在别的机构做的业绩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但是现货能力的确比较强。进入泓信之后,和尹总合作,尹总负责风控,张博负责投资和交易,经过一年的磨合之后,2017年开始发主观期货套利的产品。

团队人员坐得比较近,沟通比较流畅。基本面团队帮梳理数据,量化团队提供工具,大家做的沟通和合作主要是体现在工具上面,交易决策是独立开来的。 这个是我们坚持做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两个团队合作很密切,但是两个产品的相关性为负12%的原因。我的工作就是辅助杨纬华和张博把策略运行好,不断测试保证策略之间的低相关性。经过一年多的磨合,现在大家都配合得比较好。

鼎实财富:您接下来对市场怎么看呢?

泓信尹克:从宏观来看,我们相对谨慎, 从基本面来看可能会出现一些风险吧。 从公司的产品线来说, 我们今年增加了很多跟主流风险低相关或者不相关的配置, 主要就是量化 CTA 和主观宏观对冲这两块。量化 CTA 跟股票基本上是零相关,宏观对冲的话是负相关。 现在很多高净值客户都是配一些股票、信托、 地产之类的,我们公司今年不管从策略配置上还是产品的推广上, 今年主要还是 CTA 和主观宏观对冲, 基本上也代表了我们对市场的看法。

鼎实财富:泓信公司未来定位有什么变化吗?

泓信尹克:公司最开始对规模更看重一些,当时在想国内还没有可以跟海外对标的超大型基金,那是当时追求的目标。几年下来发现市场容量有一定的局限性,投资者结构也没有海外成熟,资金久期短一些,所以现在从之前的单纯追求规模转向了追求收益风险比,另外对客户做分层,尽量做风险承受能力大一点的客户,希望提升收益风险比和客户稳定性。对于规模反而比较佛系了,到了一定的规模就封闭,以追求业绩为主要目标而不是规模。

当下产品推荐

温馨提示
鼎实系列产品信息披露报告只针对购买该产品的客户开放,请输入打开密码:
产品对比栏隐藏
对 比
清空对比栏

咨询

咨询电话:4006-823-845

邮箱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

手机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