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62937072

4006-823-845

综合
  • 综合
  • 阳光私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每日荐读-投资 > 巴菲特的铁眼,却是你我们的打劫

巴菲特的铁眼,却是你我们的打劫

433 2017-09-11 来源:公众号:孤独大脑|老喻
摘要:我们每人都有一个公平的“铁眼”,那就是:时间。围棋里,关于打劫的第一课是:不要害怕打劫。

巴菲特曾“炫耀”自己两个极小的赚钱案例,以阐述坚守的投资理念。

案例1:1986年,买内布拉斯加州农场。

1973至1981年的内布拉斯加州,美国中西部的农场价格暴涨,大家普遍认为恶性通货膨胀要来了(多像当下啊),小乡镇银行贷款还火上浇油。随后泡沫爆了,价格下跌50%甚至更多,摧毁了举债经营的农民、债主、银行。

1986年,巴菲特从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买下一个400英亩的农场,花了28万,远低于此前价格。他对经营农场一无所知,但通过他热爱农场的儿子,巴菲特估算出农场有10%的年回报。而生产力会随时间而提高,农作物价格也会越来越高。后来这些预期都得到了印证。

28年过去了,该农场收入翻了三倍,物业价格已是五倍甚至更多。

案例2:1993年,买纽约大学邻近的商业地产。

1993年,泡沫再次爆破了,有个清算信托公司打算要卖掉纽约大学邻近的一块商业地产。巴菲特算出该资产的无杠杆当期收益率大约为10%。但资产正被该清算信托公司低效率经营着,且有空置。更重要的是,占地产项目约20%面积的最大租户的租金单价仅为其他租户的1/14。

巴菲特加入了一个小团体来收购这栋楼,随着旧租约的到期,收入翻了三倍,到了2014年,年分红已超过初始投资额的35%。此外,原始抵押分别在1996年和1999年被再融资,这种手段允许进行了几次特别分红,加起来超过了投资额度的150%。

巴菲特说:“从那农场和纽约大学房地产获得的收入,很可能未来几十年内还会增长。尽管收益并不具有戏剧性,但这两项投资却是可靠且令人满意的,我会一辈子持有,然后传给我的孩子和孙子。”

他想借此故事阐述:

“我的两项购买分别是在1986年和1993年完成。决定进行这些投资的时候,当时的经济状况、利率或是下一年(1987和1994年)的证券市场走势,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已经记不起当时的头条新闻,或是权威人士说了些什么,不管别人怎么说,内布拉斯加州的玉米一直在生长,学生也会聚集在纽约大学。”

即使是坦诚如巴菲特,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也会模糊某些概念,他的两个投资,具有雷打不动确定性的,并非“内布拉斯加州的玉米一直在生长,学生也会聚集在纽约大学”,而是:

农场和商业地产一直在那里。

让我们跳回到“孤独大脑”此前的一篇文章:《两眼论--用围棋洞察世界》。

我在上面这篇文章里想表达:

一个好的公司、机构、人,通常具有“两只眼”,就像围棋里一块棋要活,必须有两个真眼。

类比法的优点是生动形象;缺点是不够精确,有时候显得生搬硬套,拿着锤子乱敲。但聪明如你自会体会分辨。

不太懂围棋的人,理解这个概念容易有偏差。例如:两眼论是指要狡兔三窟吗?两眼论是指要有跨界能力吗?两眼论是指两条腿走路吗?

通常意义上,“两条腿走路”,是指一家公司又卖汉堡又卖咖啡,既做手机又搞电动车。

但是对于人来说,两条腿走路是指做一件事情。两个眼睛是聚焦于一个事物上。这更接近我的譬喻。

文章开头提及的巴菲特的两个故事,可以很妥善地被“两眼论”阐释:

“第一只眼:(可增值)不动产”+“第二只眼:经营(出租)收益”

兜了如此大的一个圈子,说到本文标题:

何谓“巴菲特的铁眼”?

让我们跳到围棋。

一块棋有两只眼,未必一定能活,因为:

可能是假眼;

可能在战斗中,被敌手破坏掉两眼。

所以,有一种眼,叫“铁眼”,即,无论对手如何,哪怕巍然不动让他连砍数刀,也打不瞎的眼。

再跳回巴菲特的案例。

只要地球不毁灭,美国不衰败,纽约不地震,“商业地产”和“纽约大学”就是两只雷打不动的铁眼。所以,低价时买入,稳赚不赔。

这才是股神上面两个故事的真正秘密。

垄断如微软,比尔.盖茨都会说,我们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

能够一直拿着自己公司的股票很久,从而赚钱的内部人,其实并不多,因为近距离看,那些明星企业内部可能是一地鸡毛,让人心惊胆战。

企业都会倒闭,只是早晚的事情。行业的兴衰,也无人能够预测。即使是垄断企业,不知何时也会被拆掉护城河。

所以,大多数商业上的眼,即使某个阶段是真眼,也很容易变成假的。即使是不动产,多少购物中心在电商的冲击下变得人烟稀少。

商业和人生,哪里有什么真眼可言?

更别说铁眼了。

现实中,“两眼”变成了“两轮”:就像骑自行车,你想不倒下,必须向前走。

围棋不仅是最聪明的智力游戏,还是对现实世界最好的模拟。即使出现了“两眼论”之不能自圆其说,我还是可以扯出另外一个“模型”,来模拟我们满地鸡毛的人生现实。

这个模型是:劫。

劫,在“趁火打劫”、“万劫不复”、以及围棋里,意思不尽相同。

围棋规则极简:“气尽棋亡,隔手提劫”。劫,指争夺某一从属未定的棋眼,因在填回前可无限次提对方的子而得名(故规定需要隔一手才能提回来)。

形象点儿说,像两个孩子抢一个玩具,你拉来,我扯去,为避免无休止形成死循环,制定游戏规则:你“拉来”后,我必须在别处走一手后,例如动一下你的蛋糕,逼着你应一下,下一手才能再“扯去”玩具。这蛋糕,被称为“劫材”。

新手不喜欢打劫,因为变化复杂。高手则擅用打劫,或一举致胜,或绝境逆转。例如打劫活,一块棋看起来死了,靠一个你提来我提去的劫死死撑住。

9年前,两个付不起房租的设计师,决定出租客厅里的3个床垫,并为该模式做了个网站。起初无人看好,门可罗雀。

为了撑下去,两人利用本行设计了麦片的包装,推出奥巴马口味,每盒 40刀,卖出了1000盒,赚了3 万美元。没有卖完的麦片,成了他们的口粮。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小“劫”,让他们熬过最艰难的时刻。2009 年下半年,两人继续利用他们最擅长的能力——设计,激活了网站的火爆密码,一举逆转。

2017年,这个中文名叫“爱彼迎”的网站估值达310亿美元。

围棋的“劫”,借自佛教,是“劫波”的略称,意为极长远的时间。古印度传说宇宙经历若干万年毁灭一次,重新再开始,此周期叫做一“劫”。后人借指天灾人祸 。

现代中文里,“劫”一般指天灾人祸,如“劫难”等。以“在劫难逃”谓命中注定要遭受祸害,不能逃脱。

日文里多保留了“时间”概念,例如:“亿劫”、“永劫”,指极长乃至无限的时间。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写围棋:段誉被困万劫谷,黄眉僧前去救人为段延庆所阻。这里的“万劫”,可能兼具二者含义。

围棋里的“劫”,对于被动方,有点儿像被打劫(灾祸);对于主动方,则有“时间”与“重新开始”的意思。

有时,原本只是为了活命而打劫,没想到“劫”反倒成了命本身。

Stewart Butterfield 一心想做游戏,2002 年做 MMOPG 游戏,死掉了。但做游戏时搞了个分享图片的的副产品:Flickr,2005 年被雅虎3500万收购。

2009 年,壮志未酬的他继续做游戏,3年后又挂掉。这位老兄再次撑起一个劫:做游戏过程中的副产品——Slack。如今,这个用于团队协作的产品,估值38亿美金。

这位主修哲学的哥们儿,在被问起Slack为何如此火时,答:我TMD不知道。

关于围棋的变化,有一种计算方法是:

1、棋盘有361个交叉点,所以第一手有361个选择;

2、第二手剩下360个选择,以此类推;

3、所以,全部的变化应该是:361×360×359×……×3×2×l,约为10的768次方。

以上算法忽略了提子之后,再次落子的变化数。

尤其忽略了打劫,一旦局部形成你来我往的反复提劫,变化几乎又多到无穷尽了。

多了变化,就多了可能性,就多了时间,就多了选择。

像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一样,劫,能让命运的骰子多飞一会儿。

虽然只是勉强的滑行,仍然是飞行的一种。

我们需要多打几次“劫”,来让上帝多扔一阵子骰子吗?

如比尔盖茨所说,人生就是从着火的房子里抢东西。

打劫式的死磕,似乎是英雄们的共性:

如70多岁再次创业种橙子到了80多岁才结果的褚时健;

如屡屡被逼到悬崖边缘的Musk;

如48岁破产后从零开始开创了方便面帝国的安藤百福;

以及被嘲笑为“重新定义了傻逼”做手机频频受挫迄今仍在奋战的老罗。

屡战屡败,打劫不止。

巴顿将军说:“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上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

落地后,未必有反弹。反弹力之前,需要靠某个劫顽强地撑住。

哪怕是命悬一线。

等待下一个周期的重启。又或者,这劫本身已是全新的周期。

如里尔克写到的:...所有发生过的事物,总是先于我们的判断,我们无从追赶,难以辨认...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苏轼说。

1986年,赵治勋遇车祸,右膝损伤,右胫骨骨折,左膝韧带拉断。但他仍执意参赛。

“我不知道什么叫弃权。宁可倒在棋盘上,我也要下棋。何况我的头和右手没受伤,能下棋就够了。”

赵治勋擅长在对方的重重包围中治孤做活。他曾写道:“我是一个治孤型的棋手。而我的人生就如同一条治孤的道路。世界之大,岂能无容身之所;风浪再急,总还有停泊之港湾。在治孤的人生中,只有狭窄的空间,而没有狭小的胸怀。”

打劫,是更逼仄的治孤。

Oliver Wendell Holmes说:如果我有一个绕开麻烦的公式,我不会把它告诉别人。这对别人没有好处。麻烦会创造出一种处理麻烦的能力。

打劫,是人生的常态。

越是看起来牛逼的企业家,越会说自己终日“战战兢兢”。

就像循环不止、永无终日的“打劫”。

人生没有真眼。

凯恩斯说:(长远是对当前事务错误的指导),从长期来看,我们都将会死去。

打劫而活,恰如海德格尔之“向死而生”。

十一

Quora 上有人问:“我怎样才能成为像 Bill Gates、Steve Jobs、Elon Musk 或 Richard Branson 那样伟大的人?”

回答者居然是Elon Musk 的前妻 Justine Musk。她说:

“非凡的成功,往往源于极端的人格,同时也需要付出许多其他的东西。

你会遇到生物钟问题,会精神疲乏,也会经历无休止的狂欢、孤独和毫无意义的会议,会遭遇重大挫折、家庭变故以及与伴侣的感情问题,也会渡过灵魂的黑夜,会遇到各色人等,也会夜不能寐,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他们无惧失败——即使心怀惧怕,也会义无反顾地前进。他们会经历壮烈、耻辱、尽人皆知的失败,也会想方设法东山再起、一扫前颓。与众不同的失败为他们带来了与众不同的经验,在逆境中,他们展现出了惊人的勇毅与坚韧。”

她又说:

所谓“非凡的成功”,多数时候与你想象中的“成功”不同,因此要清楚,你不必成为理查德或埃隆那样的人,过他们那样的生活。这样,你才更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伏尔泰说:天分乃是持续不断的忍耐。

没有多少人能像德国队那样,在落后三个球时,还能在中场耐心倒脚。

“斗魂”赵治勋是,多次在七番棋决赛中,实现三连败后四连胜的大逆转。

赵治勋尤其擅长读秒,在犹如定时炸弹的嘀嗒声中,他仍能冷静思考,快速落子,仿佛不受影响。

某次三星杯半决赛,赵治勋形势并不乐观,却趁读秒的间隙起身观看旁边棋局。对手后来说:“这个举动看似很简单,但他那种游刃有余的姿态的确给了我不小的震动。”

打劫而生,是一种天赋。

在坠崖中,一边组装飞机、一边哼着小曲儿。

十二

“诗意的死磕。”我在看完诺兰的《星际穿越》后写的简短观后感。

亲情、死亡、拯救、时间,片中充满诺兰的元素与哲学。

在HansZimmer那极为私人化的钢琴和管风琴乐声中,男主角库珀与女儿墨菲永别式地告别。

按照海德格尔的看法,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属己的而有待实现的潜能,并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死亡。

作为海德格尔讲的“此有”(be there),如果它(他或她)在面对这么一个孤独局面时采取决断的态度,并且敢于承担自己的唯一性和个体性,那么此人就可说是进入了“真诚的”(authentic)生存状态,并意识到这个状态的含义。真诚性连通著个人的未来和过去,使自我具有连续性。它还要求在这种关系上接受自己的死亡。

海德格尔认为,当人与自己的死亡遭遇时,真实的属己的自我才会显露出来。在真正属已状态中,“我”总是居先的,尽管这个“我”并不等同于一个传统哲学意义上的主体。

如果一个人被畏惧压倒,通过没入于众人或匿名的“人们”来保护自己,正如人们通常所做的那様,他就进入了“不真诚的”生存状态。 在“不真诚的”状态中,“人们”居先,人失去了自己的存有意义。

这种态度或姿态就是 海德格尔所说的此有的“沉沦”,即此有避开自身,让自身沉沦于日常的一般性事务中,与俗世共浮沉。

《东邪西毒》里说:“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有些人可能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所以我从来没有放弃任何跟人磨擦(死磕)的机会。有时候搞得自己头破血流,管他呢!开心就行了。”

十三

新手不喜欢打劫,除了复杂,还因其不确定性。人们喜欢要么一举拿下,要么早死早超生。但现实总是黏稠的。

劫,这种手段看起来经常非常虚弱。

但,不要忽视任何细微的手段。许多事物起初都显得细微而勉强。

艾维曾对台下乔布斯的哀悼者说:

“我认为,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思想的必由之路......即使某个想法最终可能变得无比强大,但最初仍会十分脆弱,不成体系。”

看《乔布斯传》,感觉他一直在犯错,输掉一场场战役,但总能挺住,撑起一个个“劫”,最终赢下了整场战争。虽然难免一死。

虚弱和脆弱,当其作为“打劫”手段撑起全局时,会具有某种火苗和幼苗般的坚韧性。

看过某小故事,说探险家在沙漠上坚持到最后一刻遇难,救援者发现他身上有只钢笔,里面有墨水,假如他喝了,正好可以挺过来。

后来有个现实版的故事:有人被困在滑雪缆车上,烧钱取暖,熬过一劫。真可谓为自己烧钱。

十四

女汉子朱莉拍二战传奇英雄的电影《坚不可摧》,改变自同名小说。前奥运会男子田径运动员、曾打破世界纪录的美军飞行员坠机,在海上漂流了47天后。

书中写道:“清晨从梦中醒来,发现世界一片诡异的宁静,海面平静到似乎是一片人类可以行走的陆地。没有一丝风。救生筏大海和世界,如同凝固在了画中。当远处的鱼跳出海面,他们可以清晰地听到海水溅起的声音。一直以来的饥饿,干渴和对死亡的恐惧,也似乎瞬间从身体中蒸发掉了。那一刻心中留下的只有愉悦,感恩和平静……”

作者劳拉患有罕见的疾病虚弱到不能离开房间。她曾谈到自己“一直在找寻一种代入式的生命”,“她乐于并抱着强烈的意愿去追寻一生中最有力量的时刻。”

又是一位打劫高手。

坚不可摧的英雄,坚不可摧的作者,还有她坚不可摧的丈夫。劳拉得病后,他一直没离开,后来他承认可能是因为道义。直到劳拉因《奔腾年代》一炮而红,他想:劳拉现在有钱了,如果我现在离开她,我不会被人唾弃为这个世界上最坏的混蛋。

他们直到2006年才结婚,在劳拉得病后22年。

她是他的劫数。

两人于2014年离婚分居。

他最终离开她。在围棋里,这叫消劫。

十五

没有终极目标,没有终极消费,没有终极居所,没有终极爱人,没有终极名车名表名包,没有终极天才,没有终极小说、音乐、电影。

等着有朝一日与某人海枯石烂,想着何时开始云游世界,计划具备某条件时去做某惊天动地之事,实乃“终极逃避”。

人世惟一的“终极”就是时间,无终之极,乃世界基本运行逻辑。

好像有本杂志讲欧洲的那些造了好久的梦幻住宅,最后当事人要么没住多久,要么压根儿没住成。

并不存在一个安定、妥帖、静好的持续境地。

你要学会在“打劫”的不稳定状态中,去发现和享受人生之“终极乐趣”。

作为一个彻底的宿命论者和决定论者,叔本华说:

表象间受到因果律的影响,而表象和意志间没有联系。意志通过某种超因果律的却又基于因果律的法则和表象世界发生关系。

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按照其严格的必然性而发生,我们所感觉到的自由意志仍是处于表象世界的活动,而我们所观察到的任何表象以及人的任何行为都受到意志这样一种神秘的力量的控制。

叔本华的这种决定论受到了两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和薛定谔的强烈认同,他们都认为这种对自由意志的解释给予了他们莫大的安慰。

叔本华这种观点可以被归纳为这样一句话: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但不能要我们所想要的。

翻译成本文的中心诉求:

你可以努力追寻人生的真眼,但你必须生活于打劫的不确定状态。

十六

我们每人都有一个公平的“铁眼”,那就是:

时间。

佛教里,1小劫可换算为1679万8000年;20小劫为1中劫,即3亿3596万年;4中劫为1大劫,即13亿4384万年。

佛教认为世界有成、住、坏、空四个时期,到了坏劫,出现风、水、火三灾,世界归于毁灭。如此周而复始。

围棋里,关于打劫的第一课是:

不要害怕打劫。

人此一生,太短了。


鼎实财富谨遵《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注册成为鼎实财富特定的合规投资者,方可获得鼎实财富私募投资基金产品宣传推介服务。

我已阅读并接受此认定书

尊敬的鼎实财富用户: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规定,您需要进行身份认证后才能访问。

  • 手机号码:
  • 验证码:
     
  • 密码:

我同意并已阅读《鼎实财富服务协议》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