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62937072

4006-823-845

综合
  • 综合
  • 阳光私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每日荐读-投资 > 桥水基金的集体决策算法:给可信的人赋更高的权重

桥水基金的集体决策算法:给可信的人赋更高的权重

433 2017-09-13 来源:聪明投资者|聪明投资者
摘要: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里奥非常推崇“极度透明”的公司文化。其核心逻辑是:尽管看起来很残酷,极度诚实更有利于创造一个高效的工作环境,最好的想法能够被提出,严谨的辩论氛围将能够形成。

你能想象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记录并对所有人可见吗?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在公司内部就是这么操作的。日前,他在TED的最新演讲中,大力推荐了这种极度透明并依靠算法进行决策的运作模式。

69岁的达里奥认为,这就是自己比别人更赚钱,并在过去26年中有23年都赚到钱的原因。

以下是演讲正文,由“聪明投资者”独家翻译:

无论你是否喜欢,极度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和依靠算法进行决策(algorithmic decision-making)已经离你越来越近,并将改变你的生活。

这是因为,现在可以轻易地将算法嵌入到计算机中,它会收集你在各处留下的数据信息、了解你,之后再与你交流,这种交流方式会比人与人的交流更有效。

这听起来好像很可怕。但我经过了长期实践,发现这棒极了。

我的目标是希望能和共事的团队一起做有意义的工作并建立有意义的关系。经验告诉我,只有通过极度透明和算法决策才能做到这一点。

我想要向你展示为什么会这样,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先高能预警一下,接下来我跟你说的某些内容可能会有点令人震惊。

孩童时期,我有过一段糟糕的回忆。我不喜欢也不善于听从指示。但我很喜欢自己去搞清楚事物是如何运作的。

12岁的我讨厌学校生活,却爱上了市场交易。当时我做球童,捡一袋球差不多赚五块钱。因为股市当时很热,我便拿着捡球赚来的钱,投入股市。

我买的第一家公司是东北航空公司(Northeast Airlines),因为这是我听说的唯一一家价格低于5美元一股的公司。

(大笑)

我意识到我可以买更多股票,如果它上涨了,我就会赚更多钱。这是一个愚蠢的策略,对吗?但最终我的钱翻了3倍。

我的钱翻了3倍,因为我很幸运。那家公司即将破产,但其他公司收购了它,接着我的钱翻了3倍。于是我上钩了,我以为,“这个游戏很简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知道并非如此。

一个人想要成为有效的投资者,就必须与共识对赌,并且正确。因为市场的共识已经体现在价格中了。想要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一样的道理。

我是一个企业家和投资人,这个过程当中,我犯下许多令人痛苦的错误。但随着时间推移,我看待这些错误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我开始把他们当做谜题。如果我可以解开这些谜题,他们就会给我“宝石”奖励。

迷题是:未来遇到相同问题时,我做出何种不同的决定,才能避免这个痛苦的错误?而“宝石”就是我记录下来的方法,这样就能记住这些有益于未来的方法。

而且,正因为我把它们很清楚地写下来,我后来发现其实可以把它们嵌入到算法中,这些算法又将被嵌入到计算机中,而计算机将与我一起做决策,我们会同时做出决策。

我发现计算机做出的决策比我自己的决策实在好太多了。因为机器的反应更快,能够处理更大量的信息,处理更多的决策,更少的情绪化干扰。于是这彻底改善了我的决策机制。

我创办桥水基金后的第9年,我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失败,犯下最严重的错误。

20世纪70年代末,我34岁。我计算出美国的银行们借给了新兴国家太多钱了,远远超过那些国家所能偿还的,我们将面临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债务危机,并伴随着经济危机和大熊市。这个观点当时颇受争议。

人们认为这个观点有点疯狂。但在1982年8月,墨西哥债务违约,很多其他国家紧随其后。我们真的遇到了自从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债务危机。而因为我曾预测到这一点,我被要求向国会作证,在“华尔街一周”( Wall Street Week)(当时的一个电视节目)上播放。我放一个片段,你们感受一下。

雷·达里奥:主席先生,米切尔先生,非常荣幸能在这里和你们一起探讨我们的经济出现了什么问题。经济现在并不景气,濒临失败的边缘。

Martin Zweig:你最近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我可以绝对肯定地说这些(债务危机即将发生),因为我知道市场是如何运作的。”

雷·达里奥我可以绝对肯定地说,如果你把企业和世界当做一个整体观察流动性,你会发现流动性水平已经降低了太多以致于回不到滞胀时代。

现在回头看自己,我只想说,“真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大笑)

我很傲慢,并且我错了。我的意思是,在债务危机发生的时候,股市和经济上涨而不是下跌,这导致了我自己和客户损失了很多钱,以致于我不得不大量削减规模,不得不遣散几乎所有的人,而原本我们就像大家庭一样,我心碎了。

我损失惨重,不得不从我爸爸那儿借4000美元帮助支付我的家庭账单。

这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经历之一,但事实证明它也是我生命中最关键的经历之一,因为它改变了我对决策的态度。

不再想:“我是对的”,而开始问自己:“我怎么知道我是对的?为了平衡自己的莽撞,我获得了我需要的谦卑。我想找到最聪明但不认同我的人,试图理解他们的观点,或者让他们对我的观点来点压力测试。

我想打造一个精英思维模式(idea meritocracy)。换句话说,不是我来领导、其他人跟随的独裁模式,也不是所有人观点都同等重要的民主模式。我希望有一个模式,能让最好的想法将脱颖而出。为了做到这一点,我意识到我们需要极度的真实和极度的透明。

我说的极度真实和极度透明是指,人们需要说出他们真正相信的,并能获得一切信息。我们真的录下所有的对话并对所有人可见,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无法真实拥有一个精英思维模式。

为此,我们让大家说出自己真正所想。举个例子,这是Jim Haskel(一个为我工作的人)的电子邮件,公司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封邮件。

“Ray,你今天在会议上的表现只配得到一个D-,你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否则你根本不会那么没有条理。”

这样不是很好吗?

(大笑)

这么做简直太好了,因为,首先,我需要这样的反馈。如果我不让Jim和像Jim这样的人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们的关系就不一样了。而如果我没有让大家看到,我们就无法打造精英思维模式。

所以过去的25年里,我们一直是以这种极度透明的方式运作,然后收集这些规则——主要是从犯的错误中收集而来,再将这些规则嵌入到算法中。

这些算法提供决策,我们听从算法但也有自己的思考。这就是我们经营投资业务和进行人事管理的方式。

为了让你更直观地感受这种运作方式,我想带你参加一个会议,并介绍一个我们称之为“点收集器/Dot Collector”的工具。

美国大选后的一个星期,我们的研究团队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特朗普总统当选对美国经济的意义。

自然而然,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角度是不同的。“点收集器”收集这些观点。它从几十个维度评分,所以每当有人对另一个人的想法有话要说时,他们很容易传达他们的评估;他们只需要在表格里标记,并提供从1到10的评级。例如,会议开始时,一位名叫Jen的研究员给了我一个3分,换句话说,很差的评价…(大笑)


因为我没有表现出开放思想和坚持主张之间的良好平衡。随着会议进展,Jen对人的评价逐渐累加。会议室里的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见。这是正常现象,不同的人总是会有不同的意见。谁知道谁是对的?


就来看看人们对我的表现的评价吧。有些人认为我做得很好,也有人认为不怎么样。通过这些观点,我们可以研究数字背后的思考。


这是Jen和Larry所说的。请注意,无论他们在公司中的地位如何,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他们的批判性观点。

24岁的Jen,刚刚大学毕业,他可以直接批评我这个CEO事情做得很糟糕。

这个工具帮助人们表达自己的意见,并将自己与自己的观点分开来,从更高层次去观察。当Jen等人把注意力从发表自己的意见转移到全局时,他们的观念就变了。

他们看到自己的意见只是许多人中的一个,就自然而然开始问自己:“我怎么知道我的意见是对的?”这种转变就像是从一个维度转到多个维度来观察,并将对话从争论各自观点转移到找出评价最佳意见的客观标准。

“点收集器”背后是一台正在观察的计算机。它观察所有这些人在想什么,并与他们如何思考相关联。在这个基础上,它将建议反馈给每个人。


然后它从所有会议中收集数据,绘制了一个描述人们是怎么样以及如何思考的清单。它是在算法的引导下运作的。

了解一个人有助于更好地匹配他们的工作岗位。例如,一个不太可靠的创意思维者可能与一个可靠但不具有创造力的人会更搭。了解大家也可以帮助我们决定每个人的工作职责,并根据每个人的优势权衡我们的决定。我们称之为他们的“可信权重”(Believability)。

我们做过一个投票,大多数人都做出相同选择,但当我们根据人的优势权衡观点时,答案是完全不同的。这让我们做决策时不是基于民主或专制,而是以考虑人们可信权重的算法为基础。


是的,我们真的这么做。

(大笑)

这样做是因为它消除了我眼中人类最大的悲剧之一,就是人们傲慢地、天真地在他们的头脑中紧抱着错误的观点,并据此行动,而不是暴露它们,用压力测试它们。这是一个悲剧。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它让我们从自己观点的局限中跳脱出来,让我们可以通过别人的视角看问题,从集体的角度出发。

只要执行得好,集体决策比个人决策好多了。这就是我们成功的秘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为客户赚的钱比现有其他对冲基金更多,而且在过去26年中有23年都赚钱的原因。

那么,对彼此保持极度真实与透明的困难在哪呢?有人说情感上有障碍。批评的观点认为这是一个残酷的工作环境模式。

神经科学家告诉我,这与大脑如何预留有关。我们的大脑有一部分想知道我们的错误,喜欢盯着我们的弱点,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得更好。这部分是前额叶皮层。

然而,大脑还有被称为“杏仁核”的一部分将这些视为攻击。

换句话说,你们里面有两个“你”:一个感性的你和一个理性的你,他们经常在你里面相争,与你对抗。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完全可以赢得这场战斗。我们要以集体的身份获胜。

一般要花18个月的时间才能发现,大多数人还是更喜欢以极度透明的方式运作,而不是待在不透明的环境中。这里没有政治,没有那些隐藏起来、躲在暗处的冷箭。这是人人都有发言权的精英思维模式。

这实在是太好了,它让我们更高效地工作,给我们更有效的关系。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应。我们发现人群中25%或30%的人就是无法习惯。

顺便说一下,当我说极度透明时,我并不是说一切都要透明。我的意思是,你不必告诉别人他们的秃头在扩大,或者他们家的宝宝长得丑…

(大笑)

我只是在说那些重要的事,所以…

(大笑)

所以当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在跟他人交谈中观察自己。

想像一下,如果你知道对方真正在想什么,如果你知道他们真实的样子…同时想象一下,如果对方知道你真正所思所想。

这一定会很大程度上让事情简化,使运作更有效。我认为这会改善你的人际关系。现在想象一下,你可以使用算法来帮忙收集所有这些信息,甚至可以帮助您通过精英思维模式做出决策。

这种极度透明已经离你越来越近,并将改变你的生活。在我看来,这是很美好的。所以我希望它对你而言像对我那样美好。



鼎实财富谨遵《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注册成为鼎实财富特定的合规投资者,方可获得鼎实财富私募投资基金产品宣传推介服务。

我已阅读并接受此认定书

尊敬的鼎实财富用户: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规定,您需要进行身份认证后才能访问。

  • 手机号码:
  • 验证码:
     
  • 密码:

我同意并已阅读《鼎实财富服务协议》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