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9:00至22:00

4006-823-845

综合
  • 综合
  • 阳光私募

客服热线9:00至22:00

4006-823-845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阳光私募 > 私募研究 > 鼎实研究 > 成长股价值投资之父:菲利普·费雪的传奇人生

成长股价值投资之父:菲利普·费雪的传奇人生

864收藏2017-07-27来源:鼎实财富卯明俊
原创
摘要:菲利普·费雪(Philip A. Fisher),现代投资理论的开路先锋之一,成长股投资策略之父,教父级的投资大师,华尔街极受尊重和推崇的投资家之一。巴菲特曾说:我绝对是菲利普的热心读者,现在我把他推荐给你。

始于祖母——“一个全新的世界展开在我眼前”

菲利普·A·费雪1907年生于三藩市,父母均是各自家中众多儿女排行最小的,父亲是个医生。他与祖母特别亲近。小时候费雪就知道股票市场的存在以及股价变动带来的机会。费雪与投资的缘分始于上小学时,有一天下课后去看望祖母,恰好一位伯父正与祖母谈论未来工商业的景气,以及股票可能受到的影响。费雪说:“一个全新的世界展开在我眼前。”两人虽然只讨论了10分钟,但是费雪却听得津津有味。不久,费雪就开始买卖股票。1920年代是美股狂热的年代,费雪亦赚到一点钱。然而他父亲对于其买卖股票的事情很不高兴,认为这只是赌博。

大学毕业——投资生涯开启

1928年费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三藩市国安盎格国民银行商学研究所招聘一名主修投资的研究生,费雪争取到这个机会,受聘于该银行当一名证券统计员(即是后来的证券分析师),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

经济危机,美股崩溃,颠沛低迷(1929-1931)

1929年美股仍然涨个不停,但费雪评估美国基本产业的前景时,见到许多产业出现供需问题,前景相当不稳。同年8月,他向银行高级主管提交一份 “25年来最严重的大空头市场将展开。”这可以说是一个小伙子一生中最令人赞叹的股市预测,可惜费雪“看空做多”。他说:“我免不了被股市的魁力所惑。于是我到处寻找一些还算便宜的股票,以及值得投资的对象,因为它们还没涨到位。”他投入几千美元到3只股票中。这3只股票均是低P/E股, 一家是火车头公司,一家是广告看板公司,另一家是出租汽车公司。美股终于崩溃!尽管费雪预测无线电股将暴跌,但是他持有的3只股票亦好不了多少,到1932年,他损失惨重。

1930年1月,费雪当上部门主管。不久,一家经纪公司高薪挖角费雪。这家经纪公司给予他相当大的自由,他可以自由选取股票进行分析,然后将报告分发给公司的营业员参考,以帮助他们推广业务。费雪过档,干了8个月公司就倒闭了,股市崩溃给金融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费雪又干了文书作业员一段时间——其唯一能找到的工作——他觉得“很没意思”,之后再也按捺不住,要开创自己的事业了。费雪所向往的事业是管理客户的投资事务,向客户收取费用——投资顾问。

筚路蓝缕——创立投资公司FiSherC0mpany,服役,积蓄力量(1931-1946)

1931年3月1日,费雪终于开始了投资顾问的生涯,他创立费雪投资管理咨询公司。最初他的办公室很小,没有窗户,只能容下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到1935年,费雪已经拥有一批非常忠诚的客户,其事业亦获利可观。其后费雪的事业进展顺利。

珍珠港事件之后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被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费雪于1942-1946年服役3年半。他在陆军航空兵团当地勤官,处理各种商业相关工作。 服役期间,费雪思考着如何壮大自己的事业。战前,费雪投资管理咨询公司服务大众,不管资金大小;战后,他打算只服务于一小群大户,这样一来可以集中精力选取高成长的股票向客户推荐。

重新出发,辉煌腾达,成就一代投资大师

不久费雪的投资顾问事业重新开张。1947年春,他向客户推荐道氏化工,这是他花了三个月调研的结果。

1954-1969年是费雪辉煌腾达的15年。他所投资的股票升幅远远超越指数。1955年买进的德州仪器到1962年升了14倍,随后德州仪器暴跌80%,但随后几年又再度创出新高,比1962年的高点高出一倍以上,换言之比1955年的价格高出30倍。

1960年代中后期,费雪开始投资摩托罗拉,持有21年,股价上升了19倍——即21年内股价由1美元上升至20美元。不计算股利,折合每年平均增长15.5%。

1961和1963年费雪受聘于斯坦福大学商学研究所教授高级投资课程。

1999年,费雪接近92岁才退休。

2004年3月,一代投资大师与世长辞,享年96岁。

作为一流的投资家,在费雪的心中投资应该是一种艺术,因为永恒是他投资的关键词之一,这点我们可以从他70年的投资生涯,喜欢定性分析与长期投资等特质中看出来。

作为一流的投资人,费雪也喜欢一流的诗人,他最喜欢的一首《If(如果)》就出自英伦的“帝国诗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之手,这首诗开头的两句话是这样的:

如果所有人都失去理智,咒骂你,你仍能保持头脑清醒;

如果所有人都怀疑你,你仍能坚信自己,让所有的怀疑动摇。

巴菲特也是一个费雪著作的热心读者,他说他想知道他过去说过的一切东西,股神见到费雪的时候认为其人非常谦虚,而且在精神上非常慷慨。

附:费雪罕见的采访对话

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或许因为他儿子是《福布斯》专栏作家的缘故,1987年,他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如果这不是费雪唯一的一次公开访谈,也应该是非常稀有和珍贵的资料。大家一起近距离接触这位投资大师的思想吧!

F:如果这种情况(通胀)来临,人们该如何应对呢?

PF:我曾经认真研究过一战后的欧洲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德国的通胀异常严重,法国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两个国家都遭遇了相同的处境。如果你买入了非常好的股票——按照我的标准,而不是任意瞎买——你依然会经历那一段极其痛苦的螺旋式通胀期,但是当通胀过去的时候,你真实购买力的80%会得到很好的保护。

如果我能在恶性通胀中保存八成的资产水平,那么接下来我会投资一部分到债券中去。

但是,投资的时机选择是非常困难的。我并不想成为那种手中留存过多现金的聪明人,同样要是时机来临,我也不想花太多时间来做准备。当你不确定的时候,你就对冲。粗略地估计,我的资金有65%-68%会投入到我真正看中的4只股票上面,大约有20%-25%是现金或者现金等价物,剩余的资金会放到有前途的5只股票上。

F: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PF:我有4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2只股票,而放弃其他3只。

每10年我都会这样做(但20世纪80年代不太好选股票),从30年代的2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14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50-60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50%,还有很多次损失10%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的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14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长的有30年。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F: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PF: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F: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PF: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运用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F: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PF: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

F: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PF:当我与客户强烈的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如果我说“让我们买1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5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

F: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PF: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100%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F: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PF:你紧张兮兮的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这种人可真不多),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的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F: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PF: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

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


当下产品推荐

温馨提示
鼎实系列产品信息披露报告只针对购买该产品的客户开放,请输入打开密码:
产品对比栏隐藏
对 比
清空对比栏

咨询

咨询电话:4006-823-845

邮箱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

手机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