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9:00至22:00

4006-823-845

综合
  • 综合
  • 鼎实投研

咨询电话9:00至22:00

4006-823-845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鼎实投研 > 走访报告 > 泊通走访报告

泊通走访报告

1535 收藏 2018-05-27 鼎实产品部

摘要:2018年4月11日,我们在上海的凯宾斯基酒店与上海泊通核心人物卢洋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本文是本次走访记录。

时间:2018年4月11日

访谈人员:鼎实产品部

访谈对象:泊通投资 卢洋

目录

1) 新时代下选择优质公司投资

2) 如何规避风险?构建组合的时候已经把抗风险能力考虑进去了

3) 对系统性风险的理解:市场不会因为一个事情来了一下子完蛋,除非市场先涨到了5000点

4) 投资模型:2012年开始开发,现在很少改;量化工具体现的是个人风险偏好

5) 量化模型是偏保守的,主要是提示作用;没有规模限制

6) 量化工具体现的是卢洋个性化的风险偏好

7) 一般情况下,股票仓位保持在六成

8) 对巴菲特的理解:主要精力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上

9) 从不标榜自己是做价值投资,真正的价值投资不会因为涨得多而卖出

10) 投研团队:学院派的团队风格,研究成就感驱动,自我约束性强

11) 佛是哲学,而不是宗教

1)新时代下选择优质公司投资

卢洋:比如说去年,金融去杠杆到现在的落地,现在经济的去杠杆,货币的乘数和货币总量的下降,对指数这一类企业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

卢洋:这个东西就是说,它会真正的好公司冒出来,这种环境是最适合做投资的环境,比如像之前货币泛滥的时候,干什么不如干指数,加杠杆玩指数就对了,那个时候就是无风险收益率下行获取收益,实际上你是在用无风险收益率这块去做贴现的时候,就很划算,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去上杠杆,这个事实上,我认为投资上不是很有意思。去杠杆的时候为什么好玩呢?你会发现,真正的好公司的增长,是不依赖于它能贷到多少款的,烂公司的生长是依赖于它能贷到多少款的。真正的好公司跟贷款没关系,跟负债没关系,这种公司就很牛很牛,去年这种公司就变得很牛逼,为什么去年蓝筹可以翻一倍,真的有道理,比如说像格力电器那会儿,格力电器它的起涨点是1500亿,大概涨到3000亿,它为什么能翻一倍?因为格力电器账上就有1000亿的现金,格力是没有有息负债的,格力全是无息负债,有差不多1000多亿,它有1000多亿的纯现金在账上趴着。这部分现金如果是在以前的话,利率比较低的时期,没有去杠杆之前,这个钱就没有什么用,现在市场出台了这个政策以后,放高利贷都能赚钱,你会发现它业绩增长得特别明显,它来自于资产,它的负债实在是太牛逼了,你会发现真正的好公司,人家怎么都能赚钱。

鼎实:这样的公司,它接下来还可以赚一个含权的收益。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像这种公司的这种选择,因为我们会对卢总你造成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我看你的视频,看你讲的东西,你可能会做一些,相对类似于全市场覆盖以后,去找一些机会,特别是有风险的时候,去找一些替代品,找一些模型,但这个东西会不会给我们造成的印象就是说,掩盖了你的主收益来源,股票的这种选择的能力。

卢洋:我们选择的是对冲风险,而不是对冲收益。

鼎实:主收益来源于股票,这种选择啊,评估啊,定价啊,这种叫行研或者价值发现,这一块能不能讲一讲,你们团队或者你本人是怎么来思考或者来选择,或怎么来构建这个组合的?

卢洋:这个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大家总觉得,要去说可复制性,比如,你发现可口可乐,你怎么去发现下一个可口可乐,事实上,按照巴菲特的理论,你根本就不需要发现下一个,也就是说,看着有没有发生变化,事实上,只要你守住了,最好的投资是这样的,你买了200个股票,一年干一件事,你发现这个东西有十个是错的,你把这十个卖了,你看到其中有十个是好的,这个逻辑你非常认同,你把它卖出,去买那个好的,第二年你再剔除十个,然后再买十个,这样的情况下,你比如剩十个,你守着这10个,为什么呢?沃伦巴菲特60年的投资生涯中,事实上真正给它贡献收益的,就12个股票,它收益的80%就来源于这12只股票。

鼎实:就是淘一些能收藏的股票,他买了有几百个股票,但是真正赚大钱的只有12个,相当于就没有赚钱嘛,剩下的比如说像200个股票,赚了20%的钱,那些股票年化收益可能就是两三块钱,还不如存银行呢,真正赚大钱的就是12个股票,我们不需要发现太多的好公司,我们需要加强的是对每一个公司独特的理解。

2)如何规避风险?构建组合的时候已经把抗风险能力考虑进去了

卢洋:大风险来的时候,我在做组合的时候,已经考虑了风险承受能力,这个已经是很多次的。比如股灾1.0、股灾2.0、熔断,去年的去杠杆,今年的年初又有两次比较大的回撤,事实上每一次大的回撤,我们的表现都很优秀,这种东西不是说我哪一次判断准了,我没有任何一次是因为我判断准了而躲过股灾的,只是因为我在构建组合的时候,已经把组合的抗风险能力考虑进去了,我不会算我现在的组合一年能赚多少钱,而是算,比如一年我的组合要赚取20%收益的话,我要承担多少风险,我用风险去倒推我的收益,要是去算有多少收益,这个东西很难衡量,但是你能衡量你这个组合,在一些悲观的情况下,他的回撤能有多大,比如说,你现在这个组合的极限值。比如说,今年我认为是一个估值合理的水平,可能是在3150已经非常非常低了,现在这个位置已经非常非常低了,但是基于国家去年救市的态度,可能3000点绝对是不能破的,那我就看3300~3400,市场回撤10%的时候,在我们估值的前提下,我们今年上市的公司调研之后,增速的这些东西,我们判断这个组合整体的回撤,每一个公司可能的回撤的区间,看看我们整体的回撤在哪里,我觉得只要不超过10%,5%以上是可以的,5%~10%的回撤,我能接受,如果真的出了5%以上的回撤,也能接受,但是,只要不高于10%就行了,为什么?因为10%是一个涨停,大家觉得, 10%,只要你仓位够高,一天就回来了,它有这种概念,事实上,我们永远都活在希望里,这个是无法达到的,我要用今年的策略,我觉得今年的策略不是一个特别小的年份,今年是收益还蛮高的年份,收益比较好的年份,我发现了一批公司在估值水平和业绩增长上,匹配的非常好,像这样的公司我持有很多,我们这个组合算下来,今年我愿意用5%~10%的回撤去博20%~25% 的收益,应该是有信心的。年初跑到现在我觉得还是挺顺利,为什么呢?因为指数没有涨,甚至还有一个下跌,这个时候,我们还取得了接近10%的业绩,我觉得全年完成25%的收益,相对来说,是轻松的。毕竟用一个季度,全去洗盘了,风险消化之后,你会发现,上市公司,尤其是好公司,它财务报表依然很出色,年报里面一季报预增的这种,说实话,比我预期的还是要好一些,而且都不是小公司,而是中大型公司,比如银行、地产等板块,都还不错,因为之前大家对这种公司已经很悲观了。

3)对系统性风险的理解:市场不会因为一个事情来了一下子完蛋,除非市场先涨到了5000点

卢洋: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样的事情啊,一个事情来了,让一个市场一下子完了。比如说像贸易战,市场跌30%,它不会的,比如说,同样是贸易战,市场真跌30%,是因为市场先涨到了5000点,比如市场现在估值合理的情况下,一切觉得都不错,突然出了贸易战,最多跌10%,最多了,这种风险往往都不是大风险,真正的风险还是来源于你整体泡沫的问题,经济的先行指标已经变差了,包括一些GDP、就业率,整体地高估了,这种系统的风险大于事件性的风险,这次贸易战的事情出来,如果你对市场、对中国上市企业的经营和整体估值水平有信心的话,贸易战可以忽略不计。

4)投资模型:2012年开始开发,现在很少改

鼎实:卢总,像你的策略,对市场的认知和你预判的组合,比如你今天在跟我聊天,市场还在开盘,你的组合就丢在那里让它去跑,比如说,在这个过程当中,帮你去实现算法或成为一个成熟的模型这块,是你自己做呢,还是另外找团队在做。

卢洋:是我的团队在做,这个已经好多年了,2012年开始的

鼎实:这个占的比重大还是不大?

卢洋:它是工具,每天都在做,我们是这样的,盘中很少做判断,它是每一天,这个系统,盘后去跑当天的情况,然后给予风险和收益的评价,然后,这个东西,如果是个系统的话,它不是今天判断明天的涨跌,它判断的是相当长的一个维度,这个趋势性是很好的,它不会今天认为是很好的,明天一下子就认为未来坏了,不会的,它是个渐变式的过程

鼎实:实现量化的东西,帮你实现的人,跟你沟通交流的很多,你自己也要写一些程序之类的吗?

卢洋:那是量化团队写的。

鼎实:那就是你经常要跟他们交流了,不然他们不能更好地实现。

卢洋:其实很少改,这套东西主要是评价风险,他们平时主要改或者主要做的东西,主要是一些收益端的东西,比如二八策略啊,一些轮动啊,还有一些大宗的折价、定增的折价呀,举牌的策略呀,他们会根据市场现在的风格去开发一些收益端的模型,去测算他们现在收益的情况怎么样。

鼎实:我看你里面始终有一些短期个股策略,波动比较大的,无序波动的时候,这时候你就可以做交易嘛,类似于CTA这样一种策略。

卢洋:事实上,反正我自己在这种时候都可以预测到,每一次都可以,这种很可能就是,风险来临的时候,你发现我们的仓位并不是很满,哪怕高到70%,这些都是有的,但是跌下来,根据我们的评价系统,我们觉得应该去加仓了,我可能会加的,我不会因为市场变得恐慌,本来一个东西从3300卖给你,你不买你觉得贵,它都跌到3100了,你怎么不买,你还卖了呢?我们就不会干这样的事儿,因为有一些东西是这样的,有一些东西从5300跌到3100,你卖了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那个短期不会捡回来,但是,3300跌到3100真的是,通过风险测算,你去算一下,短期给你打了个93折,短期7个点,其实是挺好的一个空间,很多人就吃不到,还做反了,如果你真的要在3100卖的话,你3300本身就不该买,对不对?很多人不是这样子的。

5)量化模型是偏保守的,主要是提示作用鼎实:后面你又放了短线交易的策略在里面。

卢洋:有,套利策略嘛。

鼎实:那时候,套利策略也可以给你提供收益嘛。

卢洋:一个月挣了2%嘛,挣2%也不算多,按当时的情况。因为是套利,用一半仓位,也跑不了太多。

鼎实:我感觉,你套利也是有两种,一种是对冲的套利,一种是趋势的套利。

卢洋:对,一种是有风险的,一种是没有风险的。

鼎实:你找到市场的一些错配机会嘛,但是,那种市场变热了,套利更多是一种趋势套利。

卢洋:那个模型,它的问题就在这,它的那种是偏保守的,它警示的东西是挺多的,这段时间,它也是要求我们仓位要低一点,仓位要低一点,但是,我总觉得,在这个位置上,可能有风险,我是认可的,包括中美贸易战,我是认可的,但是,我不觉得会跌的很深。它会跌,但是不觉得会跌10%以上。我只认为市场会跌个2%~3%这样子,那这个时候,就是有没有必要因为你跌,我就把仓位降得特别低,其实,我也觉得没有必要,这个时候,我也会在里面做一些调整,我同意他涨和跌的判断,它是在根据市场涨和跌的人气在做判断,它是在做水波纹的模型,在这个里面做的一些判断,我觉得都挺准的,但是不是要去每一次都完美地把曲线打成这样,每一次的涨跌都抓住,那个比较难,如果我们综合了这种估值,我认为风险一旦来了,风险挺大的,我不愿意完全按照这个做,如果评估下来,比如说像这一次,风险应该没那么大,尤其我们看到很多非常好的公司,我非常有信心未来赚30%以上,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我不太愿意降低太多的仓位,甚至我可能愿意去用期指,比如说,像上一波,90%的仓位,但是,覆盖了30%的对冲(2.2-2.9期间),那一波我们处理的很好,我们跟大家说,那次我们也就5%的回撤,就算有5%的回撤,我依然觉得很完美。我们那个产品的净值,用了两个多月后面也就回来了,那你要说多少人还没有走出来呢。这一波我们回撤也有5个点,这两天我们回来了4个点,我们现在离新高的位置又非常近了。

6)量化工具体现的是卢洋个性化的风险偏好

鼎实:像这个量化这个,量化提供工具方面作用,通过统计,通过数据清洗,市场的这个信号和风险的时候,收益来源的时候,这块是你自己做的多还是负责算法的团队帮你做的?

卢洋:这个主要是负责量化的团队的执行,我们量化这个东西也是容错的。为什么别人家用不了,人家拿走也用不了,为什么呢?因为,它是我的风险偏好的体现,我不是在精准地预测市场,而是我认为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喜欢仓位是这个样子的,可能别人家,愿意这个时候仓位是80%,也没问题,我无法说明,我60%就是对的,你80%就是错的,为什么呢?这里面就是一些个人偏好,他可能就是愿意用30%回撤去博50%的收益,市场是有这样的,我可能就是愿意用10%的回撤去博25%的收益,这个可能大家的风险和收益预期完全不一样。我只是说,在现有市场的情况下,我的风险偏好在哪里,它是在定义我的东西,它不是在预测市场一定涨或一定跌,它不是这样的,它只是市场涨了,它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如果市场跌了,你就该是个什么样子,它实际上是在做这种评价,相当于,你是做了一个PM的角色,那个模型,如果它有问题的话,实际上每一次大的风险,它都会提示,比如说,像2015年,股灾之前,它在四月份就提示了,所以,我们四月份之后,我们仓位就不是很高了,导致我们在四月份到6月份这段时间,收益就不大,20%,很多机构在那一段收益有50%以上,那段时间,我们跑输市场特别多。

鼎实:你是理性的嘛。

卢洋:不是理性,是选择,我愿意少承担一点风险,很多人说,我现在赚很多,后面亏点无所谓啊,它也是一种选择,这种就属于用收益去补偿风险的,这也是种选择。

7)一般情况下,股票仓位保持在六成,情绪是用来捕捉的

鼎实:像你这种,长期的,比如,你含权这一块,现在比如说3100~3300,你觉得太高,你觉得底仓含权的,你去找一些好的行业或企业,就是含权,我看公开的,这一个策略在合适的价格的话,是有30%~60%的仓位在里边的。

卢洋:30%的时候很少,一般都是60%,现在就是个水平中性的时候嘛,中性的时候,其实风险不是特别大,比如说,你认为市场现在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比如跌15%,跌到2900~2800,最悲观就是这样了,如果你6成仓位,你能跌多少呢?你要是跌15%的话,就是9%嘛。

鼎实: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比如跌到2800,真跌破2800,真破了你的预期,你怎么办?

卢洋:这要估了,这种情况出现过,就是熔断嘛,熔断的时候,我们的回撤超过10个点,那个时候就超过了,这个东西就要看来源是哪里,如果来源是理性的,那就是我错了,你就要去认错了,但是,熔断那个时候,我们评价下来,99%的原因是非理性的,它的来源可能是外盘人家跌了,美国为什么调整?美国涨了一倍了,调整一下很正常,中国是刚从5000跌到2600。熔断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一个问题,当所有东西都是集中在非理性原因,你应该去捕捉这种非理性原因,非理性原因是用来捕捉的,不是你去害怕非理性,非理性不是用来害怕的,这个时候,我们反过来,我们仓位从7成,一下子就干到了90%,我们从熔断后那个点,到2016年底,收益有35%,相当于我们之前回撤了十几个点,后来赚了30多个点,总体我们赚了20%。

鼎实:卢总,我刚才听了你的东西以后,你看看是不是这样,你首先是整体市场,有一个是在高位还是低位的判断,不过,相对来讲,从理性的判断,他是一个低位的区域的话,你的仓位本身就会有一揽子优质的股票,比如说就是二三十只股票就是,可能布了五六成仓。

卢洋:其实,不需要是说低位,因为很难是低位,正常位就可以了,你要有一种信心,你只要是一个正常的水平,你就应该选出比市场好的股票,否则的话,你就没有必要做投资了,然后,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非理性的下跌,就可能加仓,非理性的下跌里面,可能相当于你有两种东西去抵抗它,第一种就是,你手里始终有现金,不是满仓的,第二个,你认为,你的公司今年能跑赢市场10%,但市场只要不跌幅超过10%,你就是赚钱的。

鼎实:但是,你同时也叠加了套利的东西或者短期交易的一些策略在里面,你的主体还是来自于股票。

卢洋:收益是来源于股票,但是防风险不是来源于股票。

鼎实:你的进攻和收益,主要还是来自股票。

卢洋:那肯定,什么东西收益都比不过股票。

鼎实:那比如说,像这种做法,大家都谈巴菲特,但我感觉你的策略或者方法,比较像达里奥大类(资产配置)这种方法。

卢洋:是的,我敬畏他这种策略,巴菲特在中国也是不适应的,中国没有这个土壤,但是达里奥他就是在做评价,是宏观对冲。其实,和我们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他做的是客观的去评价一件事情,这个事情是收益和风险如何达到一定的比值。最难的是什么呢?最难的,不是取得20%的收益,甚至最难的可能就是取得10%的收益,但是,要求你取得10%收益的时候,还不回撤,这是非常难的,但你允许我回撤5%~10%,让我去赚20%,其实并不难,最难的是你的策略是不是容错。

鼎实:卢总,我们这边有没有规模限制呢?

卢洋:没有限制,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你的管理上限往往不是策略问题,是你有没有准备好这样一件事情。

8)对巴菲特的理解:主要精力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上

卢洋:我觉得是这样,巴菲特赚两年,一个散户赚两年,你看人家厉害,财务报表就能看,也不用看K线图是吧?他看的相对来说是一种方法,但他依然值得佩服,巴菲特这么多年,翻了十万倍,一块钱变成十万块。作为一个普通投资者,当年也是做机构,这个时候,看的是什么?是经验教训,巴菲特可能也有犯错的时候,巴菲特也有很正确的投资,他为什么做了这个投资,当时是怎么样一种情况,事实上,真正做了多年之后,我们再去看巴菲特的东西,我们看的是人性,为什么沃伦巴菲特一个人能说服自己,在有几百亿美元身家的时候,依然过着几十万美元的生活,这个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这么的知行合一,对于我们来说,挣了两三百万的时候,先把车换了,巴菲特挣几十亿的时候,也没换,这种是为什么呢?要思考一下这些问题,这个背后是有大智慧的,他为什么不去换这车,不是说他觉得不重要,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他觉得我就不想想这些事,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他不是说我就觉得我的通用车和奔弛、宝马没差别,他是觉得这些东西是小事儿,他特别能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一个他感兴趣的事情上,这个能力特别强。

鼎实: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开的好像是一个凯迪拉克,芒格开的是林肯,一方面是这个,另一方面可能是他觉得,没必要,我觉得凯迪拉克也能满足我的需求。

卢洋:不是这样的,这个还真不是这样的,这个东西应该是,巴菲特和乔布斯都是信禅宗的,什么概念呢?他们是觉得要静,先安静,要想的事情够少,就不要去想很多事情,就像这种,你想了本身就不对,比如说,像巴菲特,他去想了,凯迪拉克就满足我了,我不需要去买奔弛,不需要去买宝马,不需要去买什么宾利,如果他考虑这个事情,本身就是错的,关键问题就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鼎实:那他好像还买了私人飞机。

卢洋:这个不一样,这个就是需求,他发现一个问题,他去坐飞机的时候,别人老来跟他打招呼,就像个宠物一样,都要上去摸一摸,感觉好像特别招摇,那我就弄个小飞机吧,他那个飞机特别小,就能坐两个人。

鼎实:一切就是为了让自己专注这个事情,不要受到影响,他这种开股东会,他更多是为了尽责任,还是他享受这个东西。他就讲过一句话嘛,到我这个年龄,你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关心你,爱你。

卢洋:他开股东大会是这样的,他开股东大会,是年轻的时候,巴菲特是一个好名的人,他从来不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他在一圈子人中讲话,他在中心,永远是核心,他永远都是这样,从二十多岁就是这样,大家都愿意听他讲一些东西,所以他始终是希望,自己是布道,希望大家了解他,更多人了解他的想法,不仅要你知道我的投资收益,关键还是要知道我凭什么这样。

鼎实:跟王阳明一样,他觉得就是这样,我当不当官无所谓,我就是要把我这想法,在我死之前,我要传播给更多人,要让他传下去。

卢洋:很多人学佛也是这样,很多人觉得学佛就应该很淡薄,与世无争的,但实际上佛祖不是这样的,佛特别希望跟你辩论,比如说你觉得我这个佛法对或者不对,你认为我不对,我特别希望跟你辩论,为什么呢?如果你直接信了我,他不欢迎的,他一定要征服你,他一定要从开始不吸引,到吸引,他在乎这个过程。

鼎实:就是像跟毛主席那个时候的那种,崇拜一样的,就是真正的理解和信任。

9)从不标榜自己是做价值投资,真正的价值投资不会因为涨得多而卖出

卢洋:我昨天还在想,什么是做价值投资?买入股票持有,一旦认为涨高了就卖出,这个不是价值投资,沃伦巴菲特没有因为一个公司估值高了而卖出的,沃伦巴菲特只会因为一个公司变坏了而卖出,变坏要比估值高风险更大,那如果这么看的话,你的持股周期都很短,这个时候就是说,你为什么没有管理大资金的能力,巴菲特买了的股票,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卖,没有考虑过要止盈止损。

卢洋:我们从来没有标榜过做价值投资,我觉得我们就是一个做评价的机构,我只是衡量一个公司,比如茅台也好、其他成长股也好,肯定完全是两类公司,两类公司我都会衡量你未来翻十倍,在这个价格的可能性,如果你现在200块钱,未来翻10倍的概率是90%,但你到600的时候,你再除以2,因为你价格已经透支了很多了,我拿20个公司去做了组合之后,跟组合保持了一致性,我感觉更好,事实上,我一直在做一个整体组合,在做一个表现像做一个函数一样,我是对X一致性的考察,得出Y,事实上我们就是用一套科学化的东西。我从来不会说,这个公司好有啥用呢?你讲贵州茅台好,贵州茅台好跟你有啥关系呢?你说,我买了;这个公司是不是因为你买了就变好了,还是因为人家本身好。你老讲贵州茅台好,贵州茅台你买了吗?那你讲贵州茅台有啥用呢?就你买,别人买的贵州茅台是不是一样的?这钱你没挣,别人是不是会挣,这不是什么投资能力,比如,孩子没有清楚自己的干的这个事,价值在哪。我觉得,我们咋客观评价投资后,我们是在做一些提高效率的事情。价值投资不去做一个店家,就是伪价值。为什么在美国价值投资者就很吃香,这些人真的会在开股东大会的时候提意见。这些价值投资人,开股东大会,他们去吗?我们开股东大会,和他们持有相同股票的时候,没有一个他们的提案,没有什么表达他们支持或者不支持,那为什么叫价值投资。

鼎实:二级,在中国这个环境里面,可能是说了也没用。

卢洋:是这样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只能做评价,一个是二级市场没有真正的长期回报,没有几千亿的话,可能也很难长期,有几千亿的话,上市公司也会听你的,他对你有一种依赖关系,现在为什么他不会听你呢?他本身也不认为你能价值投资,他觉得你不会持有时间很长。上市公司没有信心,今年他家涨了一倍,你还不走,他觉得你就是来赚钱的,他觉得你不是来创造价值的,这个就导致了我们A股市场相互之间不信任,投资人不认为上市公司是好人,他也不认为投资人是好人。

10)投研团队:学院派的团队风格,研究成就感驱动,自我约束性强

卢洋:研究员有8个人,而且现在大家兴趣很高昂,我让他感觉到了一个事实,这两年你赚钱,你收益30%,这个事情好像不是特别重要,这个东西会带来乐趣,你比别人更懂一个公司,这个其实很好玩,你讲的这个逻辑,别人没讲出来,你看到这个东西的未来,真的到那个未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成就感就特别强,你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总是在动态调整,比如卖方研究员,我觉得我们公司,现在就是对一些公司独特性的理解,我觉得这个是有的,可能就不会太去动态的调整,我不会去精准预测每一个季度或每一个年度收益的情况,比如我们自己开一家店,你会不会特别在意。今年我一定要收入增长10%~20%,这是研究员的游戏,这是一种评估,所有财务报表评估的都是事前的情况,对于你之后情况的预测,事实上,对于一个特别好的企业,我更关注的是,我自己的能力有没有在增强。

卢洋:我觉得我们公司整体的风格还是属于学院派,我们公司招人的时候主要还是以高学历为主,我招人一半是清华北大,清华北大以外也是香港大学等,都必须是一流的,为什么?就是说,这些人当年能上好学校,本身对自己的要求就很高,这些人会有一种概念,他们不怕在公司里面刚来的时候挣的不是特别多,他们最怕的就是公司发展的很快,他们没有跟上,我一定要让他们有这种感觉。我不是一个特别会管人的人,大家跟我在一起就挺轻松的,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公司治理者,我治理公司的理念就是要把公司做成很高大上的感觉,他们每个人我不是靠管你,而是你有危机感,我让你想一想,你能不能跟上公司的发展,我是用这样的理念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公司的这种高学历或者说,高的研究的能力,我觉得,这个是我希望达到的一个情况,我们公司做研究、做投资这一块,都有一些特别化的方法或者理论。在我们公司82年已经是我们公司年龄上第四大了,大部分人84、85、86这样子的,剩下的就是一些90后了。在这个时候,我们觉得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比如70后、60后在做投资做比较,我们受到的基础教育是更好的,我们在很多事情上的,基于大框架,判断的框架上的这种思维要更好的,可能我不需要太多的经验性的东西,不是说我一定要吃过很多很多亏。

11)终极想法:希望改变中国投资文化

卢洋:事实上,我们想做得很大的,当然我们的大不依赖于募集的资金,肯定初期是要完成有一定的影响力,后面我希望也是做封闭式的,像沃伦巴菲特这种,把经济的份额转化成公司的份额,这种我们都有想过,考虑去增加份额,我想过改变一些事,没有想过改变一个公司,但我想去改变中国的投资文化,我们希望去做到,我们这种方式或者方法,言行一致的东西,让大家对投资产生一种在学术方面的乐趣,而不是单纯是在挣钱方面的乐趣。

鼎实:文化会带来一种快乐,会带来一种舒服,纯赚钱这个东西它没有,它就是没有文化或者理论作为更好的基奠,也没有确定性那么强的。

卢洋:如果只是纯赚钱的话,那人家说了,我花两块钱买彩票中几百万,这个收益,沃伦巴菲特也赶不上啊。

11)佛是哲学,而不是宗教

卢洋:信仰这种过程,所以很多人就很误解,你信佛你怎么还这么争强好胜,实际上,佛不是宗教,佛是哲学,为什么呢?宗教是西方的概念,像基督、耶稣、天主教,这些东西是真正的宗教,他起源就是你必须先信我再说,佛教不是的,佛教是佛学,儒释道就是中国的儒家、道家、佛家,一起发展的,他们都是哲学,因为宗教的概念传到中国已经是清朝了,清朝里面没有宗教,只有哲学,那个时候他是按哲学体系发展过来的。

鼎实:像中国的这种古文明、古智慧,这种智慧,包括王阳明心学这种智慧,他本质上也是一种哲学,那他这种最终跟佛这种本质上是一样的。最后都回归到人本身的感知。

卢洋:如果是哲学,哲学就是一个明辨是非,就是说,我不是要一个完全与世无争,你说得对,你说的对,他不是这样的。

鼎实:很多人不是真正的佛,只是躲避这种当下的空难或者纠缠。

卢洋:信佛躲避的原因是因为在哲学这个大的框架下,讨论的问题,远大于你之前困惑的问题。问题变深了,你之前只是关注你家里的矛盾,家里人生病了,你就出来出家了,对自己不满意,就出家了,后来你发现佛想的是,这个世界不完美,有种不完美的地方,你就有种感觉说,自己以前想的事情怎么这么二啊,然后就大而化之处理掉了。重要的事解决好了,我自己那点事,就不叫事。



当下产品推荐

温馨提示
鼎实系列产品信息披露报告为非公开信息,只对购买客户开放,如有疑问请联系4006-823-845
产品对比栏隐藏
对 比
清空对比栏
对比栏+

咨询

咨询电话:4006-823-845

邮箱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

手机订阅

咨询电话:4006-823-845